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普通扑克牌技巧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华报|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地方|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十大A级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王文龙被警方抓获

2016年07月15日 15:58 来源:法制网 参与互动 

  法制网太原7月15日电 记者马岳君 王志堂 记者今天从山西省公安厅获悉,今天凌晨4点,由山西晋城市公安局派出的抓捕组,在福建龙岩市新罗区大池镇黄美村内一木材厂内,将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特大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在逃人员王文龙抓捕归案。

  经查,2013年4月至7月间,犯罪嫌疑人王文龙(男、27岁、福建南靖县人),伙同他人谎称是山西省晋城市公安局民警,或广东省东莞市等地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诈称对方的银行账户涉嫌王强洗钱案,需对其银行账号进行核查,诱使对方将个人资金转至所谓的“安全账户”,先后对山西省晋城市刘某、曹某等人进行了诈骗,诈骗金额达60余万元。根据受害人报案,山西省晋城市公安机关进行了立案侦查。此后,专案组对犯罪嫌疑人多次抓捕未果。2013年8月对其进行上网追逃。今年4月,王文龙被列为全国重点缉捕的10名重大电信诈骗案件犯罪嫌疑人之一。

  公安部通缉令下达后,山西省公安厅立即组织了由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组成的追逃小组,全力对其展开缉捕。由于犯罪嫌疑人不断变换手法,设法躲避警方追捕,给抓捕工作带来很大难度。经过三个多月艰苦侦查,抓捕民警先后辗转湖南、福建等两省六个地市,行程数万公里,最后终于在福建省公安厅及有关兄弟市县警方的大力协助下,在福建龙岩市新罗区大池镇黄美村内一木材厂内,将王文龙抓捕归案。目前,有关违法犯罪行为,正在进一步侦审和深挖中。

【编辑:叶攀】
/fileftp/2016/06/2016-06-13/U194P4T47D35171F967DT20160613093733.jpg">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2016最新技术产品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www.j1ysk.cc.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最新技术产品,老千揭秘赌博技巧
泉州扑克牛牛包赢牌
百家乐智能分析仪
泸州有麻将机遥控器卖
最先进单人扑克扫描仪
广州玩牌手法技巧
飞牌绝技教学
长沙大明牌具
破解扑克棋局
遵义捉鸡麻将技巧
最新扑克二八分析仪
扑克出千视频网站
老千控牌绝技大学毕业
2016最新高科技麻将产品
本溪市牌具
昆明透视扑克眼镜
感应扑克分析仪图片
感应普通扑克牌
广州千胜娱乐牌具
百家乐代理
古墓麻将
扑克机破解视频
透视眼镜能看穿外衣吗
全能王三星S4一体机扑
假扑克怎么验
广州啊清牌技
首次超过春节创新高
据新华社电 10月12日,天王星将上演“冲日”表演,在天气晴朗的条件下,天文爱好者可在天文望远镜和星图帮助下,仔细观测这颗闪亮的淡蓝色星球。
更重要的是,“公司的工资政策每个月都在变,补贴政策变得更快,有时候月初的通知到月中就变掉”,小N说这让美甲师很没有安全感,“从9月到现在,公司的补贴通知我至少收到4个,持续时间最长的补贴政策有半个月,而且这些补贴算下来基本都拿不到。”
此后又有一个儿子打算逃归邺城,被慕容垂杀死。他们迤逦向西南而去,杀掉渡口官吏,强渡黄河,来到洛阳。
父母个子高,生的孩子一定是高个子?
据介绍,此次“全民摇红包”的活动范围还延展到了海外,澳大利亚和韩国,悉尼、首尔、釜山、大邱、庆州、仁川和京畿道的100家门店也加入了本次的“全民摇红包”活动。
澄清公告或涉嫌虚假陈述
2015年普华永道发布的《全球矿业报告:放手一搏》报告称,2014年对全球矿产业是极具挑战的一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短期市场波动增加,全球矿业公司被迫节约成本并增加现金流。据普华永道分析,2014年全球矿业公司40强企业市值骤然缩水1560亿美元,较2013年减少了16%。
草案第四章对专车经营行为做出的限制,则属于典型的行政干预市场的性质。草案第21条规定,专车在其服务所在地“不应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众所周知,任何商业发展目的都是做大做强,如果市场足够开放和自由,越是民众满意度高的企业,市场份额也就越大。在草案之前,还从未听说过有任何一条立法事先规定好市场份额。我国《反垄断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也仅约束“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而不是约束占有市场支配地位多少的事实。草案预先画好市场“地盘”的规定令人疑惑。换个角度,如果结合之前个别地方政府打算自己开发经营专车平台的新闻来看,草案的规定或许并非偶然。若真是如此,这条规定就变成与民争利的“利器”,与服务型政府的改革初衷则大相径庭。